首页  |   机构设置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推普园地  |   学术交流  |   网上课堂  |   成绩查询  |   验证  |   反馈  |  
委婉表达现象的认知语用特征
请选择:
关键字:
ddd
转发“关于开展‘珍爱母...
国家级测试员--李胜梅...
第九届推普周宣传画
第八届推普周宣传画
全国推广普通话宣传周宣...
江西省举办全省教育系统...
教育部语言文字政策考察...
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举行第...
图片新闻
南昌大学语言文字工作委...
来源:本站  时间:2006-11-26  编辑:佚名  浏览:

                                    南昌大学    徐采霞

    摘要:本文从认知语用角度探讨了委婉表达现象的实质,并从语用规约、隐喻思维和认知语境几个方面对委婉表达现象进行了分析,说明委婉表达是语言因素和非语言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具有独特的认知语用特征。
    关键词:委婉表达 认知语用  隐喻 认知语境  语用规约 

    委婉表达是一种运用得较普遍的言语现象。中外的许多学者都对委婉表达进行过广泛的探讨,认为委婉表达这种特殊的言语表达手段,一般具有表达内容的禁忌性、表达形式的含蓄性、表达语义的不确定性等特点。由于崇尚含蓄、深沉是汉民族显著而普遍的心理特点,委婉表达经过不断的发展运用和历史积淀,显然成为了汉语中一种普遍运用并且广泛存在于古今口语与书面语中的突出的言语表达现象。它能使言语交际变得顺畅和谐,避免了直白表达可能产生的消极后果。以往对委婉修辞的研究,一般是在修辞效果的统摄下,收集各种具体的表达手段,然后联系社会文化历史背景对其修辞效果进行赏析式的分析,这就难免出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研究状态。
我们需要一个具有理论解释力的理论观点,并在其指导下对这些看似没有内在关联的委婉表达现象进行科学的分析和解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西方兴起的认知语言学是语言研究史上的重大发展,它采用认知取向、解释取向和共性取向,对大量语言事实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汉语是一种古老的语言,它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特殊的组织规律正有待人们去发掘。我国语言学界对汉语的认知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本文试图利用认知语用学的有关理论,尝试对汉语中的委婉表达现象作些分析,以揭示其认知语用特征。

    一、从认知语用的角度看委婉表达的实质 
  
    委婉表达,就是用委婉曲折、甚至是隐讳的言语形式表达原本可以直接表达清楚的内容。在我国的修辞学界,陈望道先生在他被后世誉为汉语修辞学开山之作的《修辞学发凡》中已明确提出了这一现象:“说话时不直白本意,只用委曲含蓄的话来烘托暗示的叫婉转辞。”[1]此后,在修辞学习和研究的视野中,委婉表达被具体化为婉曲、讳饰等几个具体而有限的辞格,并尝试把感受逻辑还原为常识逻辑,而忽视了这些表达现象背后的认知规律。
委婉表达是人类言语交际中的一种现象,而言语交际的过程就是信息传递的过程。在信息传递的过程中,信息传递者为了让信息接受者理解自己所要传递的信息,会作出一些能引起对方注意的行为,包括发出话语和其他非语言的行为等,而信息接受者在看到和听到信息传达者鲜明的显示信息传达意图的行为时,就会对信息传达者所作出的行为进行推论。语言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功能,就是制约信息接受者的推论过程,让他能准确对信息传达者所要传达的信息作出适当的推论。所以,信息传达的过程,并不是简单的符号译码过程,而是听话者成功推论出说话者交际意图的过程。一般情况下,语言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功能是让信息传递得更贴切。可是有时说话者不用语言符号直接传递信息,而采用间接的言语方式,如:借其他事情来烘托或闪烁其辞或比兴或装饰美化等,让信息的接受者不能直接对符号进行译码。这显然不是要阻止听话人推论出说话者的真实交际意图,而是要调动听话者对客观世界、对周围环境的认知能力,达到传递更多交际意图的功能。如:
  (1)那时人说:因为伊,这豆腐店的买卖非常好。但这大约是因为年龄的关系,我却并未蒙着一毫感化。(鲁迅《故乡》)
例(1)中划线部分的符号意义,只是要传递信息的一部分,转述了“那时”人们的普遍看法。可是后面的“因为年龄的关系”却让信息接受者对划线部分的信息作出更深入的推论:伊的美丽和风流才是豆腐店买卖好的真实原因。(这是孩子不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对女人的美丽的欣赏不会用言语直接表达。而“风流”更是与“良家妇女”的要求格格不入的品行。)
语用学研究的对象是语言符号或结构通过其所指与实际交际意图之间的种种解释规律,以及语言传递交际意图的范围和性质。认知语用学的研究对象则是符号和交际意图之间的、在历史过程中逐渐趋向固定化的“超符号”关系。它强调把关注点放在语言使用中话语的功能,而不是其结构上。在现代思维观念的大背景下,功能即形式这种认为本体与外部形式是一个不可分割整体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从认知的角度看,一切的语言结构都通过人的思维认知方式与客观世界发生关系,人的主观认知能力作为中介对语言结构起着决定性的影响。在这个意义上,委婉表达就是表达者在认知语境中,交际意图不能或不愿通过语言直接表达时所采用的间接表达方式。这种间接表达的形式要根据信息接受者的认知能力来生成。即信息接受者能根据自己的对语言和客观世界的认知,感觉到传递信息的语言的质量或数量与表达者的交际意图间的差异,自动介入推论,从而获取言语表达形式的超载部分的信息(言外之义),准确把握表达者交际意图。
在人们使用语言作为工具传递信息的过程中,总是不断地、自觉地运用推理机制。从认知语用学的角度看,委婉表达现象的实质就是人们利用纯语言符号和认知机制合力的心理认知过程。 这个认识使我们不再拘泥于语言形式变化的格式和表达效果的内省式赏析,关键是看其功能的发挥。这从根本上拓宽了我们的研究视野,并为我们对委婉表达的深入分析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二、委婉表达现象的认知语用分析

认知语用学的研究对象是“符号和交际意图之间的、在历史过程中逐渐趋向固定化的‘超符号’关系”。[2]这种超符号关系是以语言使用团体的社会和心理默契为基础的。社会心理默契以知识结构的方式储存在大脑中。言语交际过程中,这种知识结构在必要时会自动激活,投入使用,参与言语的生成和解释活动。据此,我们试图分析委婉表达的产生、使用和理解过程中与认知相关的某些共同规律。

(一)    语用规约看委婉表达现象

语用规约化可分为习惯化和语法化两个方面。习惯化表示的是语言使用的倾向,在某种程度上要受到语境的制约,也就是说,这种语言使用的倾向在具体的语境中可能会有所改变;而语法化表示的是语言形式与其意义之间相对固定的关系,这种语言形与义之间的固定关系不受语境的影响。下面我们就委婉表达中的语用规约现象进行分析。
1.    语用习惯化规约
人在语言社会中生活,就必然会遵循该社会群体的语言心理习惯。任何语言的心理习惯都是人们对他周围的社会文化认知的结果。如:
  (2)  A1)你能把书递给我吗?(一般疑问句)
A2)请你把书递给我。(祈使句)
例(2)A中的两个句子在语法形式上是不同的,一个是一般疑问句,一个是祈使句。但是,在日常交际中,A1)的功能基本等同于A2),即用提问的方式委婉表达出的是请求的意图。人们对此在心理上已经习惯,不必通过推理,只要根据句子的语法形式,按语言使用习惯就可立即得出表达者的交际意图。这种习惯规约在不同种类的语言中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在英语中:
B1)Can you pass me the book?(你能把书递给我吗?)
B2)Please pass me the book.(请你把书递给我。)
在西班牙语中:
C1)¿Podria pasarme el libro?(你能把书递给我吗?)
C2)Pasame el libro por favor .(请你把书递给我。)
其实,这种看似不必经过推理的委婉表达的理解过程在最初其实也是要经过推理的,只不过由于推理过程明显受具体语境的制约(书不是太重的东西,一般人都有传递它的能力)和推理过程的简单(这个问句只能传递两种可能的意义:愿不愿把书递给我,或者有没有把书递给我的能力),人们在不断的使用中,推理过程逐渐内隐,或者说,整个推理已经固定为一个概念,或一种知识,存储于大脑中,遇到一定情景的激发,就直接起作用。
从例(2)的A、B、C三组句子,我们可以看到,委婉表达中某些习惯性规约体现了人类语言心理习惯的普遍共性。由于语言与文化密不可分,而各民族文化和对世界的认知心理的差异,使得委婉表达中习惯性规约也丰富多彩,显示出鲜明的个性。
  (3)这韩爱姐儿见经济一去十数日不见来,心中思想,挨一日似三秋,盼一夜如半夏,未免害木边之目,田下之心。(《金瓶梅词话》第98回)
例(3)中划线部分采用的是析字法,把“相”拆开表达为“木边之目”,而“思”表达为“田下之心”,人们要推导这句话的真实意图,必须根据汉字的结构特点把它们还原为本字“相思”。这种利用语言书写的符号的形式特点而形成的委婉表达,显然是语用习惯性规约的结果,可是与例(2)不同,它是汉民族语言所特有的,析字这种委婉表达激发的是人们对汉字的结构特点的认知。
2. 语用语法化规约
语用语法化规约,指在言语表达中原本是由于某种语境因素的制约而偶然突破人们已经习惯的言语形式和意义之间的关系,可是这种偶然关系在语言使用的过程中逐渐固定化。当语境因素改变时,依然起作用。汉语的某些委婉表达就是语用语法化规约的结果。我们可以从汉语的语音和词汇方面分别举例加以说明。
  (4)正月
现代汉语中农历“正月”中“正”只能读如“征”,因为这是个多音字。其实这和最早的委婉表达有关系。在中国封建社会,凡帝王的名字是要避讳的。秦始皇姓嬴名政,因避其名“政”之音,同音字“正”只能读如“征”。这音和形之间因偶然因素而改变的关系逐渐固定下来,一直延用到今天。
(5)原来   元来
在现代汉语中“原来”是正确的,而“元来”属于应被规范的异体词。其实,在明代以前,人们都用“元来”作为正体。朱元璋消灭元朝后建立明朝,明朝统治者忌讳元朝卷土重来,即“元来”,所以把它写为“原来”。这种书写形式与表达意义之间因历史原因而改变的关系,同样也逐渐被人们接受而固定下来。
通过以上分析可见,委婉表达不仅引起了语言形式和意义的变化,更重要的是这些语言形式的变化改变了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使人们由于社会语言心理的影响而相应调整自己的言语行为。语言的某些功能因素或语用方面的因素,比如人处理语言信息的习惯、言语行为的实施倾向等,都可能在语言使用过程中逐渐规约化。
  
(二)    委婉表达中的隐喻

在认知语言学中,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而且是人们普遍使用的一种认知手段,和思维方式,它受人类理解的认知结构的直接影响。隐喻是超出了词的所指的正常限制的异常情况,是语境与词的字面意义的相互作用,它具有克服不可直言的障碍的作用.所以,隐喻在委婉表达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利用隐喻的有关理论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入地分析人们对所谓“只可意会”的委婉表达的认知规律。如:
(6)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刘禹锡《竹枝词》)
这首诗用谐音双关的修辞手法描写了男女之间朦胧而美好的爱情。因为有“东边日出西边雨”作为前提,“道是无晴却有晴”中的“晴”可以理解为既指自然现象的晴天的“晴”,又谐音双关“爱情”的“情”。这样的分析没有深刻揭示该委婉表达传递的真实交际意图在人们的大脑中是如何被推导出来的。
    认知语言学认为“隐喻是连接概念化与语言的一种普遍而又突出的认知过程,它主要依赖源域和目标域这两个输入空间的跨空间映射”[3]。例(6)是一个隐喻,其源域是个自然现象域,其目的域却是一个人类情感域。在源域空间的投射元素是“西边的天空下起了雨点,但是东边的天空却依然阳光灿烂。”;而目标域中的映射元素是“女子在堤岸上的青青杨柳中穿行,而男子却在江上的船中高声唱歌”。据此,人们抽象出两域所共有的抽象结构,即两个事件在状态结构上的相同之处:两种状态都不可简单判断是与否。眼前的自然景象和女子的内心情感发生互动反应时,一个认知域就向另一个认知域迁移,通常是更为熟悉的事物的特点和结构被映射到相对陌生的事物上,即从一个比较熟悉,易于理解的源域映射到一个不太熟悉、较难理解的目标域。这时我们便可以推导出该言语表达的隐喻义——道是无情却有情。
由此可见,在委婉表达中隐喻的心理基础不是源域和目标域之间的相似性。虽然在两域空间的对应元素之间的映射以相似性为基础,但理解委婉表达的真实含义,就得在语言符号义与符号的超载信息之间寻找一个可以为它们二者共有的抽象的合成空间。
 在将两个输入空间的投射组合起来的抽象合成空间的建立,要借助社会时代背景知识、认知和文化的模式。我们应根据语言所提供的有限线索,从不同的视角去分析、理解委婉表达中的隐喻。另一方面,从不同隐喻中,可以看到不同社会文化、不同历史时期对委婉表达的影响和制约,从而透过委婉表达现象可以认知社会文化状况。如:现代汉语中对“死”的委婉表达“去见马克思”和“驾鹤西去”就体现了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和不同意识形态的认知痕迹。因为马克思是共产党人的世界领袖,已经逝世,所以这个委婉表达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后者与佛教有关,因为佛教中宣扬行善积德的人在死后可以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而“鹤”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是沟通人世和仙界的吉祥之物。所以,从委婉表达中的隐喻可以分析出社会文化等深层次认知因素对言语表达的影响。隐喻的确是人们普遍使用的一种认知手段和思维方式。

(三)    委婉表达与认知语境
  
语境对委婉表达有着重要的作用。语用学对语境的界定多限于上下文和对交际产生影响的外部客观环境,如交际的时间、地点和社会文化背景等等。其实,认知因素在言语交际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委婉表达现象的实质就是人们利用纯语言符号和认知机制合力的心理认知过程。任何表达者都希望自己的信息传递是最有效的,能被对方准确、全面接收,包括信息超载部分。所以,在做出显示信息传递意图的言语行为之前,要先对接收者的推论能力进行推测,然后选择最适合对方推论能力的言语形式。而对接收者推论能力进行推测的过程,其实就是表达者通过经验把具体语境内在化和认知化的过程。同样,信息接受者对言语表达的超载部分的信息推导,并不一定要依赖具体的语境,而是借助感知、记忆心理图式和推理等系统化了的语用知识,这种知识已经存入了人的长期记忆的知识结构,形成了认知语境。 交际双方共有的认知语境,即人对语言使用的有关知识,与语言使用有关的、已经概念化或图式化了的知识结构状态,是委婉表达成功的基础。认知语境包括语言使用所涉及的情景知识(直接而具体的场合)、语言上下文、背景知识(知识结构和社会心理表征)。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例子分析认知语境对委婉表达的影响。
(7)十九日,夜的下半夜,人衰弱到极点了。天发白时,鲁迅先生就像他平日工作一样,工作完了,他休息了。(《中国现代散文选》下册81页)
(8)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让他一个人在书房总共不到两分钟,当我们再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正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了——但已经是永远地睡了。(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例(7)中的“休息”和例(8)中的“睡”都不能从字面上理解,而要从言语表达之外去联想。因为它们传递了语言符号之外的超载信息。但接收者是如何意识到言外之义的?这就和认知语境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要激活认知语境中的有关知识,然后再进行逻辑推导。这两个例子中的语言上下文语境有个共同之处:都非常具体而准确地点明了时间,这可以说是动作发生或状态改变的具体的情景因素,激活人们认知体验中关于语言的使用与具体场合的关系可知,如此准确地记载一个时间,一定是因为这个时刻非同寻常,可能将发生重要的事情;激活大脑中固有的知识草案,即真实世界的状态、事件和行为的典型结构概念化或经验化的结果,我们可以理解“休息”、“睡”两个词的意义:暂时停止工作、学习或活动,暂时停止有意识的思维;激活人们大脑中内化的语言使用的语法化惯例,“安静”与“睡”的搭配是符合规则的,而“永远”与“睡”的语义中“暂时”的特点是相矛盾的。这种冲突不是一种无意识的错误,所以可能有言外之义;激活知识结构中的社会文化心理表征,即社会文化因素以经验或信息的方式输入大脑而产生的相关的内容和形式的结构,言语表述的对象鲁迅和马克思都是令人尊敬的伟人。人们对他们的言语表达应当以礼貌原则为首要原则。以上被激活的认知语境中这些因素,都会协助信息接受者进行推理来填补语言符号意义和真实意义之间的认知空隙,推导出“这两位伟人已经死去”的信息。
可见,委婉表达中符号的显性意义和隐含的超载意义必须通过激活认知语境中的若干因素才能发生内在的联系。委婉表达要取得理想的交际效果,有时并不需要外在的客观情景作为语境,而已经内化的人对语言使用的有关知识,与语言使用有关的、已经概念化或图式化了的知识结构等认知语境,才是委婉表达成功的基础。

四、    结 语
在言语交际的过程中,表达者为了使交际得体或恰当,采用委婉的方式来表达是正常而且普遍的现象。委婉表达在使用语言符号传递信息的同时,一定要通过认知语境的干预,利用隐喻,使语言符号负载超出符号意义的信息。因为纯语言符号有时确实无法传递委婉的意义。对委婉表达的理解同样也是一种认知行为,接受者在理解委婉表达时,不仅要对语言符号作出分析和判断,还要注入自己对情景的感悟,激活储存于大脑中的相关的概念和知识结构。
因此,委婉表达是语言因素和非语言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具有独特的语用和认知功能。我们选取认知语用这一新的视角对委婉表达进行多角度的分析,在语言学基础上把握其深层动因和认知语用规律,使我们对委婉表达现象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参考文献:
[1]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135
[2]熊学亮,认知语用学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1
[3]汪少华,概念合成与隐喻的实时意义建构[J],当代语言学,2002,(2):119-127

    编辑修改意见:委婉表达现象的认知语用特征,如果从语用规约、隐喻思维和认知语境几个方面来看,其实质就是人们利用纯语言符号和认知机制合力的心理认知过程;委婉表达现象与语用规约、隐喻和认知语境等是密不可分的。
(该文发表于《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4年第1期)


[回首页] [TOP] [打印] [关闭]
南昌大学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南昌大学普通话培训测试站 © 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学府大道999号南昌大学中文系(文法楼B207) 邮编:330031
电话:0791-3969352 E-mail:ncdxpthcsz@yahoo.com.cn